D04.奶液【里昂】_香浮欲软 (溢乳少女)
笔趣阁 > 香浮欲软 (溢乳少女) > D04.奶液【里昂】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D04.奶液【里昂】

  一番分析后,杯子里的水也空了。他便顺手给她倒上。

  “谢谢。”她笑了一下接过水杯。

  里昂眉头微皱:“不用道谢,我们现在在一条船上,是同伴,不需要分这些。”

  “同伴…”她咀嚼着这个词,嘴角上扬,“好,我知道了,里昂。”

  虽然这个屋子里有叁个房间,但是出于谨慎,里昂搬了一个单人床并入主卧,即两人在一个房间睡觉。这里离大门近,而且也有一个小阳台,方便逃跑。

  “你睡这里吧。”他指向更加柔软宽敞的大床,“你今天很疲惫了,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  易瑶没有推辞,她走到床前,低下头:地上有深褐色的痕迹,这里似乎曾经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打斗。不过,床铺上很干净,看得出来刚换过。

  看他径直就躺在小床上,她的脚步顿了顿:“我先去洗漱一下。”

  “嗯。”里昂应道。

  脱下紧束的两层背心,雪乳巍巍颤颤地跳出来,易瑶捏上去,呼吸渐渐急促起来,压抑已久的胀痛终于释放,酸酸麻麻,其中还有一丝爽快。

  红肿充血的乳头在压力下愈发挺翘,淅沥沥的奶水流下来,大半都装进了玻璃瓶里,很快,装满了一杯。易瑶有些虚脱地靠在墙边,盖上盖子。尽管奋力挤了许多,还是有胀痛感停留在那里,是因为还没空。

  她把玻璃瓶放在空荡荡的冰箱里,恢复了一些力气,走回卧室。

  几乎是一沾枕,她就睡着了。

  里昂睁开眼睛。

  他转过身,注视着熟睡的人,眼珠子在黑暗中莹莹发光,不过只是一瞬,那光就暗下来了。

  她刚刚去做什么了?他心下存疑。

  里昂轻手轻脚地起身,然后沿着她走进来的路线往外走。这个方向,似乎是厨房。

  他走到洗手池前,蹲身在地上查看,无需照明,他就清楚地看到了上面的脚印痕迹——她是先去了浴室才走出来,鞋子后面带着浅浅的水痕,留在了地面上。

  脚步在冰箱前反复。里昂站起来,打开冰箱。

  这是什么?他拿起那个陌生的玻璃瓶。里面装着淡白色的清澈液体,装得很满。

  打开来,浓郁的奶香幽幽散开。他伸出舌头沿瓶口舔了舔。

  是甜的。

  好渴。可以抓心挠肺地,片刻就占据了他全部的心神。他的眼睛又开始发光了。

  仅仅停顿了片刻,他近乎疯狂地捧起瓶子把奶液灌进嘴里,贪婪地大口喝下,喉咙激烈地收缩鼓动。

  转瞬间就喝光了。

  然后舌头依依不舍地伸进瓶子里,搜刮每一个角落,舔得一滴不剩。

  易瑶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场景十分完整的梦境。她作为旁观者,坐在天台上,周围是嘈杂的人群。不过,他们都看不到她。

  他们带着大包小包,焦躁地等在这块小地方,望着天上。

  “怎么还不来?”“说好的救援…”“不会是没发现我们吧?”

  她想,这些人也许是在等待救援的飞机。

  她忽然发现有什么东西爬了上来,是那个大蜘蛛!

  人们惊慌失措,四散开,还有人掏出了武器,勇敢应战。大蜘蛛十分狡猾,仗着蛛丝的牵制,几个跳跃就收割了好几个人头。

  它吃掉那些人之后,背后的人脸就多了几张。画面诡异又恐怖。

  有人伺机打开大门逃跑,还有人坚持留在天台,场面一片混乱,哭号不止。

  忽然,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。

  那是一颗巨大的荧黄色的卵。接着又是砰砰几声,易瑶看见了两顶泄气的降落伞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“什么东西掉下来了?”“是不是救援物资?”

  人们仰头看向天空,企图找到他们期待的飞机。

  但是没有,那上面什么都没有。

  大蜘蛛啪嗒啪嗒爬过去,戳了戳那个奇怪的卵。

  噗——

  卵中忽然伸出许多荧黄色的丝线,缠向大蜘蛛,它行动受阻,发出尖锐的怒吼,十多条蛛腿乱飞,拼命挣扎。

  旁观的人群小声欢呼,趁着怪物受到阻拦,纷纷跑到了出口的大门。

  噗——

  又是几缕纤柔的丝线射出来,一直延长,然后精准地裹住了大门前的人,不过瞬息那里就只剩下一团黑水。

  “天呐!”“怪物啊!”

  人们惊慌失措,拥挤着往后退,还有人执着地跑向大门,却无一不变成了黑水。

  大蜘蛛的尖叫声格外刺耳,它被掐断了几根腿,哀叫着不断扑腾。

  人们看着这个大蜘蛛,不禁有种兔死狐悲之感。若是这个怪异的卵解决了这个蜘蛛,下一个就是他们了吧?

  有人竟然上前掷枪,企图解救那只大蜘蛛。

  长枪直直刺入大卵中,马上被吐出来。

  “没用吗?”易瑶这才发现,掷枪的是里昂。

  他从哪里冒出来的?

  里昂又和后面的群众“借”了武器,纷纷使在大卵身上。似乎有用,大卵如同吃痛地收缩,松开了大蜘蛛。

  人们脸上刚刚浮现出喜悦——

  噗嗤几声,极长的丝线从大卵里喷出来,将留下的所有人都化成了黑水。

  所幸里昂反应过来,临时跳到了大蜘蛛身上,幸免于难。

  大卵很快就来对付他。

  噗——

  熟悉的丝线刺过来,里昂弯腰躲过,但大蜘蛛此时把他一甩,叼着什么东西落荒而逃。

  丝线终于锢住了他。他利用摩擦力支撑住身体,徒劳地往大卵身上射击,子弹被一颗一颗相继吐出来,他却被丝线牵拉着,一点一点接近那只卵。

  卵上忽然泛起强光,只见一个黑影被整个吞进了那团流动的液体里。

  “嗯…”她呻吟一声,醒过来。胸前似乎趴着什么东西,好重。

  乳头连同乳晕都被包在一团湿热里面,有柔软湿滑的东西在挑弄那里,还有微微尖锐的一圈咬住了乳肉。

  这熟悉的感觉…

  她下意识喊了一声“里昂”,睁开眼。

  然而,正捧着她的乳房含咬的人正是他。

  “啊嗯…”他重重吸了一下,易瑶喘息着吟叫出声。

  “不…”她有些害怕地推推他的脸。

  窗帘不知什么时候被拉起来,月光洒在他的脸上,仿佛镀上了一层玉色,他垂眸吮吸的专注模样,像变了个人。

  高挺的鼻梁贴着白皙温软的乳房,侧脸完美,微微勾唇的样子很是迷人。

  易瑶一愣,又被他抓着乳肉轻咬了一下,手软着滑下。

  “香…好香…”他微眯着眼呢喃,薄唇上沾满了淡白色的液体,舌尖贴着硬翘的艳红奶头上下滑动,粘连又分离,白丝挂在他嘴角,联结着奶孔,画面淫靡又美丽。

  他再次俯身,抓揉着,一边舔舐,一边吸吮,好像她就是一道美味的甜品,让他细细琢磨、咀嚼。奶球在他的动作下摇曳出动人的乳波、吸吮的力道有时逗得她腰都颤颤。

  她腰软得瘫在床上,他又太重,她完全直不起身,嘴边忍不住溢出愈发高亢的呻吟。

  “慢、慢点...”她无法不承认,这简直爽快极了。

  里昂换了一边,依旧是大力吸吮,将奶液一滴不剩地吞进去。热意绵绵,她大感舒畅爽快,手指不知何时插进了他的发间,她抱着他,仰首吟哦。

  索性就任他去。

  吸吧…把那些烦人的奶水,都吸空!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应该看明白了吧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qula9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qula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